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笑芦苇

开心、快乐的度过每一天,一定要加油哦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地动驻蜀记(转自苗雨空间的文字)  

2008-07-21 19:41:23|  分类: 转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大学同学苗苗,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,亲临了地震现场,我在网上遇见他的时候,他已经安全离开了震区,并向我描述了地震现场的情况,下面的文字来自他的空间。

大地动驻蜀记

5月12日,惊闻四川地震,心久不能平。说来,我也事四川出生的,是四川的儿女。

20日,领导征求我意见,问我愿意不愿意去四川跟随我台记者报道四川灾情做技术支持工作,我立刻答应了。

21日,飞机到成都时,已经是晚上。在飞机的窗口向下鸟瞰灾难深重的四川时,大约是因为预报还有余震,所以本来繁华的天府之国,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,涌现悲凉的气氛。

次日,我就随着我们的记者团队,来到了灾区的前线——绵阳市平武县南坝镇。

因为地震将通往平武的道路完全毁坏,我们只能冒险通过山路进驻南坝。山路是黄泥质地,路基比较松,而连续的余震,又让路上布满裂痕。山上的石块,还不时像下滑落。看到这景象,我的心焦虑起来。我很担心南坝里面的情形,道路交通如此,里面物资缺乏到什么样呢?而供电和通信应该也没有恢复。

果然和我担心的一样。

到了南坝镇,又是入夜。南坝已经进驻了部队和很多省的医疗队。但是,因为没有恢复供电,除了部队和抗震工作指挥部自己发电以外,其余地方,一片漆黑。

我们掏出手电筒,向南坝河的方向摸索走过去,越10分钟后,我们就来到河边。根据我们所知道的,浙江省的医疗队,就在对岸。

要过河,必须找到桥。顺着当地人的指引,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用编制袋,竹竿、木板等材料搭建的浮桥。这个浮桥,是英雄的空降兵搭建的。

走在这个简易的浮桥上,木板发出“吱嘎”的响声,而下面就是奔流的河水。然而就是这个桥,成为了南坝救援的生命通道。许多伤员,就是从这个桥上被运出去救治,而外面的物资,也是用肩挑手搬,运进南坝镇。现在我们也要通过这个桥,进入受伤很重的南坝,去见证那里的事情。

走过桥,我们来到了对岸唯一我们能看见灯光的地方,那是南坝临时人民政府的驻地之一。我们向南坝政府的工作人员说明了身份河来意,希望他们能带领我们去浙江医疗救援队的驻地。

然而结果让我们失望——浙江省医疗救援队的驻地在山上,而天太黑,根本无法穿越镇上的废墟和危楼,上山去。我们最好的方法是留下来,在指挥部附近的驻地寻找帐篷过夜,到天亮再去。

于是,我们就再这里呆下来。我拿出移动非编,借着指挥部的发电机所提供的电力,让记者把白天路上所拍摄的素材,采集进来,进行简单的编辑。而我,立刻检查通信设备。很遗憾,这里的任何通信都没恢复,而手机也基本上没信号。

我到了帐篷安顿好,月亮透过云层,钻了出来。将冷冷的月光倾泻在这里。远处的废墟被镶上了轮廓。看来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寐之夜了。

有黑夜,有白天,这是第一日。

当天亮的时候,我从帐篷立钻出来,在日光之下,南坝的真实面目就进入我了的视野。

屋顶,静静地躺在街道上,而房梁和立柱,在废墟堆成地小丘上,横七竖八地斜差着。

我沿着已经被埋葬地街道向山走去。经过了曾经镇上最繁华的地方。现在地这里如同其他地方一样,是砖块和瓦砾地世界,偶尔残存地几个布满裂痕,严重倾斜地残楼,述说着11天前这里发生地一切。这里的人应该是在照样的做生意,上学,嫁娶,如同往日一样;这个残存在这里的汽车遗骸应该是来运送货物的。而这街上的南坝小学,完全被摧毁。当时应该正是上学的时间吧……

末日就在日常的生活时间里,悄无声息的来临。将这个太平的岁月埋葬在繁华的街道上。11天后的我们,走过这个道路的时候,却已变了人间。

路走到了尽头,废墟也在身后,前面就是山路。上去后,我惊喜的发现,前面是南坝中学,依然挺立的南坝中学。

现在的这里,是南坝镇人民政府抗震救灾指挥部所在地。而浙江卫生救援队的驻地,正在南坝中学操场上所搭设的帐篷里。

他乡遇故知,实在是如同遇到亲人。

我们的记者随即开始了采访,与他们攀谈起来。了解了他们的救援情况,也了解了一些灾区的情况。

孩子是最可怜的。

南坝小学所有的教学楼全部倒塌,全校600多名学生,逃出了100多名孩子。剩下的……他们也许去了一个更好的世界了吧……

然而孩子们比我们想像中的更坚强。

一个女孩子是幸存者,她就是南坝小学的学生。她被倒塌的楼房压伤??现在在她的臀部,是一个溃烂成直径约1厘米的伤口 。皮下组织继续发脓,感染。

医生每天都要处理她的伤口,她都是一声不吭。记者问她,疼吗,她只是摇头。

但是我分明看见她把嘴唇咬得紧紧。而汗水从耳边的一缕长发中滴下。

有医生为灾区的人民治疗,也有心理医生天天为孩子上课,缓解他们的情绪。他们把这个叫做“心理干预”。任何来这里的人,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为这里做了事情。

希望爱能抚平这些伤痕吧。

这里什么都缺少,但是不缺少新闻。

尤其是全世界都吧目光集中再四川灾区的时候。

今天拍摄了很多资料,珍贵的资料。但是我所携带的移动非编的硬盘,已经采集超过了70%容量的素材了。如果再不补充移动存储器,我们的硬盘就会满。到时候就无法进行战地编辑。只有三个办法:补充存储器,那不可能,至少再南坝不可能;删除往日素材,也不可能,来的时候领导说过,所有的素材都是珍贵素材,全部予以保留;减少素材容量,但是这里的拍摄量是不会少的。这些信息必须被纪录下来,带回去。于是,我把摄像用的p2卡摄像机的记录格式调为dv格式,与默认的dvcpro 50格式相比,再相同的容量之下,能多存储1倍时间的视频素材。然后打电话给成都的亲戚,让他们帮忙购买了移动硬盘。

至少还可以采集4个小时的素材吧。

中午,我们在一个饭菜供应点吃饭,是灾区群众准备的饭菜,在给我们打饭的时候,他们队我们说,谢谢你们。

我们为他们做的太少,他们却为我们做了那么多,他们还对我们说“谢谢”??我汗颜。

饭后,记者邝雅然找到了一个有发电机的地方,把上午拍摄的东西进行战地编辑。而我正在着急的寻找通讯方法。片子要传回去的。

在指挥部附近,我的手机终于冒出了2格信号,我马上测试,是否可以用手机通过gprs连接互联网。

很可惜,不能。离节目播出时间,还剩下5个多小时。

南坝通信不行,只能出去。我一个人出去,记者们留下来,继续拍摄。

摆在我面前2个选择,平武县,或者江油市。

平武县情况不明,也是重灾区。不知道有没有恢复通电和通信。我去江油。

很幸运,有上海的医疗团队,就要撤离。我可以搭车。

道路还是那么糟糕,因为余震的关系,恢复交通的工作进展无法加快。我到江油的时候,已经4点多了。

江油的情况,比我想像的糟糕。

70%的建筑物不能居住。没有网络。

找不到任何地方落脚,我抱着移动非编在江油市区跑着。离《拨拨就灵》直播,还有2小时。离《新7点》直播,还有3小时。片子时长3分钟,估计传输时间1小时。

没时间犹豫了。

拦下一个出租车,直接去了江油市委。

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,我向江油市委宣传部报了身份,他们很配合,我终于可以使用网络了。

时间不多了,如果用默认的dvd格式传过来,大约要1个小时多的时间。我只好把成片压缩成2M码流的H.264格式。文件大小为以前的1/3,意味着传输所需要的时间也是以前的1/3。

这次传输所用的时间是27分钟。又一个新技术手段在实战中得到了运用。

5月24日,经过一番休整,搭上浙江医疗救援队的救护车,我们又重新踏上了通往南坝的路。

道路经过了十多天的抢修……仍然是那么糟糕。大自然总喜欢跟我们这些可怜的人类开玩笑。抢险人员刚修通的路,又被余震带来的塌方中断。路修了塌,塌了再修。车辆通过的时候,仍然又零星的石块从头上砸落,一路上我不知道把《主祷文》默诵了多少遍。

南坝,我回来了。

而苦难深重的南坝依然以老样子迎接我——没有通电,也没有通信。

我们直接到了浙江医疗救援队驻地。在这里,他们就是亲人。

晚上,救援队的全体队员,在驻地前面的燃起了篝火。火光前,我们所有的人分享了这些天的见闻。在这样的灾难面前,大家都很沉重。一个医疗分队的队长,一个八尺男儿,居然哽咽不能语。

不过沉重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,几个队员拉起了一面国旗。我们在篝火前,唱起了国歌。

国歌是从小学就开始唱的,自然是为了爱国主义教育。但是这次,我的感受却很不一样。我感到了少有的感动——说来真是亏欠,可能我这个人很少能被感动吧。但是这次,我说,是真的,被感动了。我感受到了“中国人”这个身份;我感受到了我们的民族还依然有凝聚力。在熟悉的国旗上,我终于感觉到了一种魅力,是任何一个具有“中国人”身份的人,愿意为这个民族做任何事情的魅力。

篝火前的聚会持续了很长时间,大家都很激动。这个当然是很好的新闻选题,摄像大哥全程记录了聚会。

夜深了,如约地失眠。我出去坐在河边的石头上。月光笼罩着四面的山,没有地震,这里应该夜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。牧笛不再,残垣孤盼,唯有这水流澹澹,逝者如斯!

当然了,去的已然去矣,来的已然要来,这里天天都有新闻。今天进入视野的是一对孤儿。来自广元市青川县,在平武县南坝镇的姨妈家读书。姐姐约14岁,初中;妹妹约11岁,小学。前面说了,南坝小学完全被摧毁;妹妹当时在2楼,地震让二楼直接垮塌下去,成为了1楼,她从上面摔下来,奇迹般的毫发无损;姐姐在地震发生的时候,正在外面的街上。看来上帝是保佑她们的。

问题是上帝保佑的人太少。据我所知,她们的父母,祖父母没有活下来。

我们能够帮助她们,把她们带回浙江上学。

同样的问题,我们能帮助的人太少。就好比那寓言中的孩子一样:在退潮的时候,海边搁浅着很多鱼;孩子能按照自己的良心和自己的能力,把他能捡起的鱼一条条抛回大海。但是我们所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海滩和满海滩的搁浅的鱼。

然而我们还是有自己的能力——我们把我们全部的爱,集中在我们能帮助的人身上,而通过我们的镜头,把这一切记录下来,希望能感动更多的孩子到海滩上去抛回更多搁浅的鱼。巴不得整个海滩都被来拯救小鱼的孩子填满了。

片子拍摄完毕,剩下的使命,是我的了。

没有车去江油,我只能选择平武。

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我直接来到了平武县委大院。依旧很顺利的获得了协助,我开始传片子。现在是下午4点钟,离最近的播出时间还有2小时。

片子快传好的时候,我总要打电话回去,向台里的技术人员沟通,以接收这个片子。正在打电话的时候,忽然从地下传来一个闷沉的巨响。然后县委的大楼窗户全部发出了恐怖的声响;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整个地面如同发动机一样抖动起来,并且很快就成为了非常剧烈的摇晃。整个楼发出如同机器车床的声音。不好!地震了!我扔掉电话扭头就跑,一直跑出了县委大院。什么都顾不上了。地面还在颤抖,大街上的人们发出尖叫声。我蹲在地上,一动都不敢动。约1分钟过后,地面恢复平静。我一步一步又向县委大院走去。县委大院的楼还没事,只是楼顶上的卫星天线还在抖动,好像随时要掉下来似的。我慢慢挪了过去,移动非编完好无损的还在哪里,片子已经传好了。我看了下时间,刚才是2008年5月25日下午4点21分。

随后得到消息,震中在青川,震级为里氏6.4级。

地震以后,没有车敢去南坝——路面说不定又塌方。平武县委工作人员很热情地为我安排了住宿的帐篷。

天亮后,我来到了平武县救灾物资运输中心,找到了一辆要去南坝的物资运送卡车,搭车回到了南坝。接到了记者的通知,去和他们回合,一起离开南坝,与广元的大部队会师。

登上了浙江武警撤防的车队,我向窗外的南坝告别。伤痕累累的南坝啊,我再见到你的时候,你会成为什么样?或许,在埋葬了先民的遗骨以后,这里的人会在先民的脊梁上重新建立自己的家园;或许,裸露着石块的山川重新披上翠绿的外衣,用一个新的面貌来展现。或许,我没有机会再看见了……

至少我们带回了一个难忘的记忆——不仅仅是记忆,还有两个孩子。

道路依然很艰难。在我们要离开这里的时候,还给我们制造了一个惊险。因为下雨和余震,这个本已经很松软的路基开始塌方。我们所在车队的最后一辆军用卡车在过路的时候忽然塌方。车的一个后轮悬空,车辆侧翻。

记者在这车上!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。

所幸,路旁边有一个小砖房,把卡车死死卡住,这才没有一落到底。车上的人也从一侧车窗爬了出来。人员无恙,大家都把心放下了。

部队决定,先用两个车把我们送出来,其余的官兵,原地等待救援。

到了广元的日子,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了。这里有电,有网络,有地方住。虽然又遇到了两次5点几级的余震,但是已经不觉得害怕了。所以当记者许晶晶在余震发生的时候,尖叫着要向外跑的时候,我将她拉到床旁边靠柱子蹲下。因为我知道这个地震已经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。

当我收到要撤回杭州的时候,我还是松了口气,也许失眠的日子,可以有一个终点了。我在这些日子里面的确有很多感悟,也有很多心得,不过可能要让各位看客失望,我没有一句豪言壮语。我的最大感悟就是,好好活着。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——我几乎忘记了麦当劳和可口可乐的味道,我回杭州一定要好好吃个几次,管他谁说我的体型!

四川的亲人们,再见,愿我们的爱与你们同在!雄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